• 姜片-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3
  • 呵呵。。。你这是没有耐力和极不对称的高手。真正的高手过招会有很多的精彩回合。 2019-04-10
  • 弘扬新时代奋斗精神——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04-10
  • 习近平视察北部战区海军并发表重要讲话 2019-04-03
  • 对任性驴友“截道开罚”是最好救援 2019-03-20
  • 云南一中巴车抛锚路遇野象  挡风玻璃裂成了蛛网状 2019-02-07
  • 《马克斯·韦伯与德国政治:1890-1920》:一个在帝国主义、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之间徘徊的韦伯 2019-02-07
  • 贵州快三走势图 > 重启黄金年代TXT下载 > 重启黄金年代最新章节列表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贵州11选5前三基本走势:第707章:路难行

    我们已经更换新的域名:贵州快三走势图 www.lxtbq.com(爱尚书吧),请多多支持。

    李宪一行人将那几个汉子送到派出所的时候,民警都惊呆了!

    乃至于在李宪跟受理案件的小民警说自己送来的这几个人是路霸,被自己端了老窝扭送过来的时候,小民警连着问了三四遍。

    这两省交界靠着国道的小地方,倒是经常有人过来报案说是在路上被堵了,抢了,打了。

    靠着国道边儿上,这类的案件派出所接的多了。不过道上的这些车匪路霸流动性非常强,藏匿地点很隐秘。并且往往作案的人都是跟附近的村民沾亲带故的,甚至有的一整个村子一整个村子的人都指着这个当营生。

    这一类的案件,除非是出了人命的,不然往往都是不了了之。

    所以整个派出所,还真就没见过苦主带着歹徒过来的!

    派出所走廊之中,李宪接过所长姜伟业递过来的烟,道了声谢。趁着对方掏打火机给自己点烟的功夫,问道:“姜所长,这几个人怎么处理?”

    “能咋处理?”姜伟业吐了口烟气,大手一挥,“先送公安医院,把伤处理一下顺道控制住,我们这头再收集收集证据,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报案人,要是啥都明确了,直接交法院。狗日的,敢在路上撒钉子拦来往车辆,那一个不好除了人命还了得?够判了?!?/p>

    李宪点了点头,看起来这边处理这种事情还是挺有经验的。

    “不过你们这下手可是真黑呀!”看了看走廊里的那间只用了个门板隔起来的审讯室,姜所长咧了咧嘴,“四个人腿都敲折了,你们这里谁是练家子?”

    看着他咧嘴的样子,李宪摇了摇头:“不是下手狠的话,估计现在进医院的就是我们了。不过说实话姜所长,咱这国道可是得好好梳理梳理,边儿不想别的事儿,我们这次是运气好,两台车爆了胎人都没出事儿,这万一要是走了背字,你说这要不要命?”

    “是的是的,李宪同志你放心,这伙歹徒我们肯定严肃认真的处理,回头我也会亲自给镇上打报告,让镇里加派警力和公路上的巡查力度?!凹钕芡虏?,姜伟业大手一挥,动作幅度之大将烟灰抖落的哪儿都是。

    气势很足,说的很坚定,然而在李宪看来没什么卵用。

    这话要是几年前,李宪没准会被唬住??墒窍衷谔谆疤嗔?,这种官方回复他已经不太信。

    见对方打起官腔,他眉头一皱,不依不饶道:“姜所长,我们在毁了那个修理站的而时候,听那几个汉子说了,最近三个月他们至少扎破了二三百条轮胎,都是在那条道上。我估摸着,被他们坑了的人,不可能不会来你们这报案吧?之前你们怎么不去处理,现在人抓到了才加大警力?”

    说到这儿,那姜姓副所长一愣神儿,随即将手中的烟头在鞋底按灭了,愁眉苦脸道:“李宪同志,公路巡查这事儿,其实我们真不好办,情况太复杂?!?/p>

    “怎么个复杂法?”李宪眉头皱的而更深了。

    “嘶......”要是一般人这么问,怕是姜伟业不会理睬,可是刚才在将人送过来的时候,李宪害怕万一那几个汉子和地方上勾结对自己不利,特地亮明了自己龙江省政协委员的身份。

    虽然这玩应儿就是个名头,在外省不见得怎么管用,但对于下河沟派出所这样的镇派出所,还是有体量的。

    姜伟业牙疼似的吸了口气,叹道:“怎么个复杂法,说起来可多了。咱们不讲其他,就说这个受害人吧。一般来说,摊上这事儿的都是大车司机。这些人一条轮胎要二百确实不少??墒谴蟪邓净诱馓醯雷?,一般都是超载......”

    看着姜伟业有些尴尬的表情,李宪明白了。

    大车司机超载按照现在的行情,??罹褪嵌?。遇上不开票的,那没一百也过不去。被这种拦路的黑一波本来就已经很伤了,报警了,不一定能把人抓住追回损失,还得再交???.....

    李宪哭笑不得,心里有点同情起那些大车司机来。

    他也跟着摇了摇头。

    “再就是这些路霸车匪啊,成分很复杂。有的是外省来的,在我们这边流窜作案,他们的犯罪成本小,往往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而除了这些流窜犯之外,那些公路边的村民更难缠......这几年咱山东到处兴建公路,占了挺多的耕地坟茔,本来和老百姓的矛盾就大。有的地方村民地被占了,补偿没有到位,就跟公路使劲。而且只要有人尝到了甜头,一整村一整屯的都往这个道走。对这些人,你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抓了”

    姜伟业自嘲般的一笑,蒲扇一般大的手掌一摆:“就像是马蜂似的,打了一个惹了一窝,都给你往大了闹。要是真下狠手去治,他们干脆就把路给你破坏掉。现在公路建设是咱省发展经济的一个重要举措,这路要是三天两头的坏......我们地方是要贪责任的!所以说......”

    姜伟业的话其实还有一半没说,不过脸上的无奈已经把那意思清晰的表现了出来——上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俺们能有个啥办法?

    听到这,李宪深深的点了点头。

    这听着虽然心里边儿不舒服,但是更像是实话。

    可是心里边儿就算是有意见,他也明白跟姜伟业发牢骚是没用的。又和一张苦瓜脸的姜伟业扯了会儿闲篇,那头的笔录也做完了,李宪便告了辞。

    客客气气的留了李宪的电话号码,说是万一有其他的情况需要联系,姜伟业这才将李宪一行人送出了派出所。

    在道上已经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了,邹妮心里边还惦念着早点儿看到自己的妹妹,一门催促着李宪趁着天还没黑,趁着天光亮赶紧走。

    天是还没黑,八月中的大晴天,晚上七点多钟才能擦黑。现在才四点多,可是经历了刚才那么一档子事儿,李宪哪儿还敢上路?

    这要是万一再遇到一伙儿拦路打劫的,耽搁一会儿天再全黑下来,那可是真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更何况,刚才切诺基爆胎的时候,王铁成为了保车上的李清和李玲玲,情急之下直接把自己那一侧压到了下边,额头上受的伤可不轻。

    虽然在镇上的卫生院里边儿处置了一下,可是缝合的时候看到那两寸多长的口子,李宪心里边儿也发虚。

    这主要战斗力没了??!

    见到一家人因为害怕路上出事儿不敢走,身为派出所所长的姜伟业一张黑脸臊的通红。叫李宪等人稍等一会儿,便反身回到了所里。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便将所里边儿的一个年轻民警叫了出来。

    “那啥,李宪同志他们要去聊城那边儿,你们现在要是上路的话,快点儿开晚上八点多差不多能到。小吕啊,你就辛苦辛苦,开咱所里边儿的车过去,给李宪同志一家开开道儿!”

    所长下了令,那小民警哪里敢说二话。

    当即应承下来,把所里那台白蓝涂装,一看年头就不短,车门上的漆面都鼓起来了的北汽212开了过来。

    “二叔?!?/p>

    重新上了车,李玲玲便钻到了李宪的怀里。刚才切诺基翻了车,可把小丫头给吓坏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就趴在李友的身上,吓得一句话都没说。

    上了车,看到前面闪着警灯的警车,小丫头许是心里边儿踏实了些。

    在询问了李宪好一会儿警车里边是不是坐的黑猫警长后,小妮子突然话锋一转,问起了刚才那几个拦路扎胎的汉子。

    “二叔二叔,那些坏人都被抓了,警察叔叔会枪毙他们嘛?”

    小孩子不懂法律,典型的电视剧动画片看多了,只知道枪毙是对坏人最大的惩罚。

    李宪笑呵呵的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瓜,给她科普道:“不会的。不过警察叔叔肯对会狠狠的收拾那些坏人!把他们送到一个地方,严加看管起来,教育他们。叫他们再也不敢出来做坏事!”

    听他这么说,李玲玲显然是懂了。

    捂着额头上的大青包,小大人似的深深点了点头,恍然大悟道:“那我知道了,警察叔叔会送他们去幼儿园,对吧?”

    “......”

    一车人在短暂的愣神之后,都被小妮子给逗乐了。

    ......

    开路的警车明显对这一带的情况很熟悉,专挑那种大路或者是人多的路走,而且一路打着警笛警灯,路上所有的车辆一律让行。

    一路下来畅通无阻,果真晚上八点多钟就到了聊城。

    不过从聊城到二姨邹丽梅所在的谢家庄,也得走四五个小时。这么的,一家人又在聊城住了一宿。第二天天大亮,才出发奔赴此行的最终目的地。

    可要说这一趟探亲,真是曲折无比。

    按照邹妮的说法,以前大家过的都不好,现在老李家起来了,要是太张扬的反而不好,走亲戚就该有个走亲戚的样子。

    对于这种老一辈的讲究,李宪其实心里边儿是不同意的。

    亲戚这个东西,要是因为你家过得比我们家好了就心里边不舒服,那以后还走动个毛线?!

    而且邹妮在这世上也就剩下了邹丽梅这么一个娘家人,好多年都不联系,这一趟过来也算是回娘家了。

    以前没钱就不讲究,可是现在什么情况?

    自己有钱了!

    回趟娘家还不允许开车回去,跟锦衣夜行有个啥的区别?

    所以在从聊城出发去谢家庄的时候,他劝了邹妮好一会儿,才最终让老太太同意一家人开车过去。

    可是没成想,李宪有心想给自己老妈闯脸,可是这谢家庄实在太不友好。

    从聊城的公路下了乡道,李宪就懵逼了——眼前,一条拖拉机车辙在地上犁出两道深沟的蜿蜒小路,在黄土之上勾勾弯弯不知道通向哪里。

    看那操行,别说是奔驰,就连切诺基过去都玄!

    站在小路前边,李宪顶着一脑门子的汗,双手叉腰。

    “大哥,这不行啊这!我往前边走了差不多三里地,这他娘的车辙太深啦!最深的地方车辙都他妈的比小腿都高,路还太窄。咱这两台车都过不去??!”

    听到前面探路回来,老远就扯着脖子大喊的周勇汇报情况,李宪暗道了一句他妈的。

    这破瘠薄道。

    不给自己家装逼的机会啊......

    “二,这咱咋过去?”

    一旁,距离自己妹妹越来越近,心里边也越来越急切的邹妮问了一句。

    李宪咬了咬牙,“妈,没事儿,儿子给你想办法。今儿我还就不信了,咱家两台车加起来一百多万,就走不了一条能通往谢家庄的路!”

    正在他说话的时候,身后一串铃铛响动由远及近。

    李宪一回头,便见到一个六七十岁模样,身穿一件袖子上满是破洞的衬衫,脑袋上带着个赵本山一样灰色干部帽的老汉。

    “大爷!”李宪连忙招了招手跑了过去,将驴车拦下,“劳烦问一下,去谢家庄,有没有能通车的道儿?”

    “你说啥?”老汉耳朵可能不太好,将脑袋一侧,扯着大嗓门儿喊到。

    “我说,除了这条道,有没有去谢家庄的,能通车的路啦!”李宪也扯着嗓子回。

    “去谢家庄???”老汉听明白了,露出恍悟的表情,瞅了瞅那两台堵在路上寸步不得前进的小轿车,满脸的鄙夷。

    “去谢家庄你们这可去不成??!”老汉用手里边长长的竹竿敲了敲那驴子的脑袋,撅着尾巴一串串拉屎的驴子消停了下来,“上俺车,俺带你们过去!”

    ......

    朝阳下。

    旱得已经龟裂的大地上尘土飞扬,一串悠扬的铃铛声和阳光一起通过那混杂着畜生骚腥味儿的灰尘。

    晃来晃去的驴车上,被毛驴不时甩到自己脸上,留下阵阵恶臭的李宪满脸的生无可恋。

    在他身边,李友和李匹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特别是李友。

    那胸口两个兜,一看就是基层干部标准着装,今早特地起来熨烫得妥帖的的白色确良半袖衬衫,落了整整一层的灰尘。

    远一看,活像个泥娃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都市热门小说的链接
     大王饶命  黄金瞳  重生之胆大包天  生活在港片世界中的警察  花都最强医神
     乡村最强小神医  大国重工  全球废品王  玩宝大师  他身上有条龙
     宠物天王  都市共享男友系统  全球高武  香江娱乐一九七七  白狐之我的同桌
     仙武高手在都市  霸道小村医  神藏  超忆大师  美利坚纵享人生
     灭天归来当奶爸  妙手心医  首富杨飞  三界红包群  奶爸戏精
     我的1979  都市极品小医圣  大时代1994  贵州快三走势图  乡村小医圣
  • 姜片-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3
  • 呵呵。。。你这是没有耐力和极不对称的高手。真正的高手过招会有很多的精彩回合。 2019-04-10
  • 弘扬新时代奋斗精神——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04-10
  • 习近平视察北部战区海军并发表重要讲话 2019-04-03
  • 对任性驴友“截道开罚”是最好救援 2019-03-20
  • 云南一中巴车抛锚路遇野象  挡风玻璃裂成了蛛网状 2019-02-07
  • 《马克斯·韦伯与德国政治:1890-1920》:一个在帝国主义、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之间徘徊的韦伯 2019-02-07